石鑫、代勇、小邱、王岩中式台球梦开始的地方

冠军500万,职业化元年!2022年,于大师赛而言,是千锤百炼之后蜕变的一年。

自2006年,大师赛与所有中式台球球员、球迷、合作伙伴们已经朝夕陪伴十七年。六千多个日日夜夜,大师赛与中式台球人一同经历了许多挑战与考验,相互见证着彼此的成长。

在大师赛这个弥漫着硝烟的战场上,已经留下了太多值得我们铭记的故事,或热血激昂,或悲怆苍凉,有人加冕桂冠,也有人黯然离场。那些我们振臂欢呼或垂头丧气的瞬间,见证了许许多多的男孩成长为男人,一幕幕回忆也被铭刻为永恒的经典。

在大师赛职业化元年这样特别的日子,料妹妹想记录一下大师赛与我们十七年回忆,姑且命名为《大师赛编年史——阳光灿烂的日子》,从今日起连载发布,奉献给所有热爱大师赛、关注和支持大师赛的新老朋友们,纪念我们共同的青春,和那些激情燃烧的岁月。

2006年,网上有关“谁是全国中式八球第一人”的论战争论不休。乔氏老乔认为“这不是很简单嘛,打个比赛就知道了。”谁曾想,这个比赛一打就是17年,当时并没有几个人能够想到中式台球能成为如今风靡全球的中国运动,创造一种流行世界的全新文化。

预想中“办个比赛就得了”,其实并不是那么简单。在黑八排名赛的首个赛季,为了寻找承办球房,不夸张地说,老乔跑遍了他能寻找的所有资源,可惜,效果并不理想,在那个拉不到赞助商的年代,没有球房愿意做这样“赔本赚吆喝”的傻事。

但好在天不负有心人,历经几番折腾后,首届“海潮·乔氏杯”黑八排名赛在北京破局而生,紧接着,第二、三、四站相继在沈阳、长春、北京举行,夺得冠军的石鑫、陈强、李赫文、石汉青也成为了那一年球迷关注的明星,他们的名字在大街小巷不胫而走。

有了正规比赛可打,球员开心,球迷开心,老乔更开心。来参加比赛的选手不断激增,打斯诺克的邱炮谋、打九球的代勇都成了常客。代勇更是一气呵成连续拿下三站比赛的冠军,被球迷冠以“天王”的称号,也成为了当时最具含金量的“黑八王”。

在此情况下,尽管办赛困难重重,老乔决定咬牙坚持到底。当年,相关部门推崇扬9抑8的思路,扬9抑8的做法给中式八球设置了许多条条框框,比如奖金不能超过9球,没有国家队的参赛等等,八球遇到了前所未有的阻碍。尽管多方交涉,但是情况没有好转。群众基础最为深厚的八球继续被打上“草根”标签。

不过,赛事组委会还是顶着层层压力,让这项运动第一次走进了体育馆,也让中式台球第一次登上了“大雅之堂”。最终,这项赛事在十分窘迫的情况下走过了摇篮期。

2009年,经过不懈努力,乔氏黑八排名赛正式升级为全国赛,同时经过批准,名字也改为中式八球,这项中国人独有的台球运动头一次有了正式的官方称谓。而在这份荣耀的背后,“乔氏杯”全国中式8球排名赛并非是“一帆风顺”,甚至可以说是波澜起伏不定,这项赛事就像是坐在竹筏上朝着冠军岛屿漂去,心情随着波澜起伏不定,时而满怀憧憬,时而又失落叹息。

2010年,因女子选手报名越来越多,组委会决定单独增设女子组比赛,曹洋洋、吴蒙蒙、付小芳、丛景、周子凝等在继“男明星”之后,成为了当时中式八球圈炙手可热的“女明星”。同时,以“南方球王”邱炮谋和“玉面阎罗”王岩为代表,形成了“南小邱,北王岩”两足鼎立的局面。

同一年,老乔和大乔决定组建视频转播团队,让更多的人了解中式台球,参与到这项运动中来。没有经验,没有资本,就凭一帮小伙子,趁自己青春年少,趁自己被赏了点天赋,闷头捣鼓,打破了父母的反对,击碎了社会的愚见,完成了中式台球的首次转播,经典比赛得以留存。

继视频直播之后,2011年,乔氏台球梦之队成立,“台球教主”马志宇、“玉面阎罗”王岩、“台球怪才”王鹏三位如日中天的优秀球员成为了中式台球的代言人,他们走南闯北,在大小活动中为推广中式台球贡献着自己的一份绵薄之力。

2011年,因为种种原因,大师赛面临了一场巨大的挑战,是选择继续前进还是止步于此?大师赛又能否焕发出新的力量呢?难道,比赛真的不办了吗?之后的路应该怎么走?球员、球迷无不陷入一片恐慌中······

作为此篇文章的作者,料妹妹也必须承认洋洋十七年历史,在我的笔下难免有谬误,但历史可能被误读和蒙蔽,线赛季乔氏杯中式台球大师赛(山东菏泽站)即将拉开战幕,新的大师赛历史也将续传,让我们一起去见证,你亲眼所见的,不会失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