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非投手:横跨五大洲的棒球是一趟“惊奇之旅”

  来自南非这位二十九岁的右投在WBSC讲述了他在美国小联盟以及委内瑞拉、墨西哥、台湾与澳洲职业联盟的经历.他的旅程从十五岁在意大利的大联盟学苑开始。#南非棒球#

  在墨西哥联盟丢出无安打、成为来自开普敦Bothasig棒球俱乐部第一位职业选手、十六岁首度进入国家队,曾在非洲、欧洲、美洲、亚洲、大洋洲打过球,可以很公道的说二十九岁的Dylan Unsworth是南非棒球的先锋。

  2019年在意大利的2020东京奥运 WBSC奥运欧/非资格赛 代表南非表现亮眼的Unsworth,对于这项运动有着热情,这样的生活给了他所称为"奇妙的旅程",其中包括他现在效力墨西哥联盟 El guila de Veracruz的体验。

  棒球让我成为现在的我。"Unsworth告诉WBSC。"整个Unsworth家族对垒球都很在行,我父亲是投手,他带我到德班的比赛,在那我在Bothasig棒球俱乐部打球,小时候我踢过足球、打过板球跟英式橄榄球,但是我选择了棒球。

  2009年夏天,十五岁的Unsworth收带来自意大利 Tirrenia 大联盟学院的邀请。"那是趟很棒的旅程。去到欧洲、去到意大利,一起的还有来自(欧洲、中东与非洲)区域内最棒的五、六十位年轻选手,你知道你进到场上要展现给球探看,展现给人们你的能力。"

  "在这样年轻的年纪,这是有点吓人的,但当你了解到这是你想要做的,这就是站上去,享受乐趣,展现你的天赋。那有很多很好的教练。我从他们身上学到许多,我想就是从这时候我成为了一个棒球员。"

  西雅图水手与辛辛那提红人对Unsworth表达了兴趣,不过他并没有收到合约。在满十六岁后,他具有进入南非国家对资格,并且进入世界杯代表队。"我与国家队(2009世界杯棒球赛资格赛)去到巴塞隆纳。当时我不知道,不过西雅图水手队的球探从意大利去到西班牙再看我一次。在那次锦标赛之后我飞回南非,那个球探也去到了那。他在等我跟我父母,我签下了合约,这是我生涯中最棒的一刻。"

  Unsworth从2010到2017年效力西雅图水手,一共出赛了超过190场比赛。在委内瑞拉冬季联盟出赛之后,2018年球季他加入洛杉矶天使系统,在三A他出赛19场,12场先发。

  "我觉得那是我能够接到那通电话的时候,我觉得我至少能一尝(大联盟)的滋味。我真的打了电话回家,说我想那通电话就要打来了。不幸的是这没成真,但是我知道不论场内或场外为了成功我已经尽我可能做了。我相信我非常靠近。不过,我相信这还没结束。我走了不同的路,我还是能够到那。一天一天来,看会发生什么。"

  在再次于委内瑞拉与澳洲棒球联盟(Australian Baseball League,ABL)投球过后,Dylan接到来自墨西哥棒球联盟的电话。"事情总是依据神的计划还有他的时机在进行太让人惊喜了。我应该飞去墨西哥那天我的班机被取消了,我以为我永远都不可能达成了。"

  这趟旅程耗时三十个小时,但是Unsworth还是到了,最后还是成功的。2021年五月28日,效力El Aguila de Veracruz,对上墨西哥城Diablos Rojos他投出无安打比赛。"开幕战我面对过墨西哥城,当他们回到Veracruz,我知道他们面对过我了,我有点紧张,但是我老婆告诉我我应该上场享受乐趣。老兄,我有着很多乐趣,我永远都不会忘记那天。"

  你如何比较在美国与其他职业联盟比赛?"这是一样的运动但是不同的比赛。风格不同,技巧不同。对比赛也有很多火花、热情、爱与尊敬。在这些国家,球员永远不会比比赛还重要。"

  曾代表南非出赛WBSC世界杯、世界棒球经典赛以及WBSC欧-非奥运资格赛的Unsworth,对于他的跟感到骄傲,长久以来都有机会代表他的国家出赛,希望南非棒球能回到过往的国际高度,特别是在受到COVID影响的几年。

  这是不同的热情,因为你代表你的国家,你代表南非,你可以说我们的棒球就在那,你替郑个国家出赛,不只是你背上的名字。

  但是我想我们需要更多一点教练把棒球发展得更远一点,我说的是曾经在一个高层次经历与体验过高标准的棒球教练。如果你的教练从未到过那,这不是真的很有帮助。当我回到家,我试着给年轻投手们尽可能的建议。老实说,我认为COVID没帮倒忙,几乎两年没有棒球活动,家长们把很多孩子带离开了棒球,去到其他运动。我最大的恐惧是棒球在南非就灭亡了,我很感激那些还坚守岗位的教练们。